当前位置: 有色  >  国际资讯 > 正文

LME库存十万火急!一文读懂:“妖镍”过后“锌魔”会否来临

在伦敦金属市场上,今年3月的“妖镍”风波令许多人至今都记忆犹新,而本周,市场或许又将面临“魔”的考验。

业内人士表示,本周伦敦金属交易所(LME)注册仓库的可用锌库存锐减了逾2/3,库存的告急甚至令市场不得不把“求助的目光”瞄向中国。

伦敦金属交易所(LME)的锌库存今年一直在减少,这是欧洲和美国因冶炼厂减产而出现供应问题的力证,同时也与中国更为充足的库存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。而在本周,锌库存告急的情况无疑正变得愈演愈烈。

截止本周四,LME锌库存为79900吨,较上一个交易日增加1300吨。尽管看上去,这一库存数字尚不至于触碰警戒线,但其实这只是表象。

分地区来看,欧洲的锌库存自本月初以来就仅剩可怜的25吨,而美洲的锌库存也一路下行,目前仅剩8950吨,欧美地区合计仅有8975吨。较低的库存压力造成了市场的高度敏感性。

image

(LME欧美锌库存合计,来源:万得)

而更为致命的是,截止本周四,锌库存的注销仓单已高达60075吨,较上一个交易日再度激增了7800吨。仅仅三个交易日,注销仓单占比已由此前的24.93%迅速上涨至75.18%。

已经注册的仓单同样可以办理注销手续,但此时仓单所标示的货物未必就已经被出库了,可能还在交割库存放着,此时的仓单就是注销仓单。

这预示着LME在全球各地的可用锌库存目前已降至了19825吨,约只相当于全球半天的消费量,同时也创下了多年来的新低。

image

(LME全球锌可用库存,来源:万得)

锌库存究竟缘何如此紧张?

业内人士表示,LME锌库存告急的部分原因是,近期欧洲天然气、电力价格攀升至高位,推高了欧洲炼厂的成本压力,并导致炼厂继续兑现减产。许多贸易商在本周大举提取锌库存以应对供应紧张局面。

据悉,面对周二触及三个月高点的电价,嘉能可等生产商已削减了欧洲锌冶炼厂的产能。

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Daniel Briesemann在一份报告中称,“这显然引发了对供应的担忧,并再度令人担心锌市场可能因库存偏低而吃紧。”

LME发言人Miriam Heywood通过电子邮件表示,“我们注意到锌市场的库存在撤出,并正在密切关注这一情况。我们对LME金属实施了多项额外控制措施,以应对低库存环境,包括现货溢价限制和延期交割机制,旨在维持市场秩序。”

“妖镍”过后“锌魔”会否来袭?

在期货市场上,由于库存“十万火急”,锌合约的现货溢价幅度创下了1997年以来最大。

现货锌合约较三个月期货价格飙升至每吨199.85美元。明日到期的合约和一天后到期的合约之间的价差也飙升至每吨100美元,这是199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。

image

交易所库存水平在实物结算合约中很重要,因为每一个持有头寸直至合约到期的卖空者都必须交付实物金属——就LME而言,是以在LME仓库中注册登记的现货锌交付。

就在三个月前,LME的期镍合约刚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逼空行情,镍价大涨250%,并导致LME暂停交易一周。自那以后,LME推出了几项紧急措施,旨在防止空头挤压失控,但是这次锌出现历史性的现货升水,仍可能意味着现在就需要现货平仓的空头恐怕要面临重大亏损。

当然,眼下的“锌魔”是否会演变为当初的“妖镍”,目前来看可能性还较小。

一方面,当初的“妖镍”风波有着其特殊的市场背景,俄乌危机刚刚爆发,供应和地缘政治恐慌下镍价的逼空行情令许多人一时间措手不及,这场举世震惊的风波背后也有着青山、嘉能可、大众汽车乃至部分对冲基金的身影。

而如今,尽管“锌魔”的背后也有着供应短缺的担忧,但全球金融市场的大环境却与当初截然不同。随着经济衰退的警告拉响,许多工业金属乃至能源价格近期已经显露出了疲软,锌价本身并不具备价格大幅飙升的环境。事实上,尽管现货溢价大幅飙升,但本周以来3个月LME期锌价格却延续着过去两周的跌势,最新交投于3500美元关口附近。

锌库存将上演“西游记”?

而回到库存本身,本轮LME锌库存的危机也并非全然无解。年内中国锌库存其实依然充足,全球锌库存的“西游记”可能有助于实现再平衡。

库存数据显示,上海期货交易所仓库的锌库存今年增加了逾一倍,目前已接近约16万吨。

image

“我们听说有库存从在岸(中国)流入LME(仓库),”大宗商品经纪商Marex的Al Munro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表示。

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表示,此举是合理的,因为LME的价格高于上海的价格,而且从中国运往LME的套利交易可能有利可图。

资讯编辑:周小燕 021-26096760
资讯监督:乐卫扬 021-26093827
资讯投诉:陈杰 021-26093100